今晚,我想來點新聞自由⋯⋯

  • by

記者:吳富勇/台北報導

作者 黃哲斌

提到新聞自由不是財團媒體大亨的自由,而是追求專業自主、追求報導公平性與正確性、追求資訊透明多元的自由。 圖片來源:Shutterstock

中天新聞下架前夜,直播倒數畫面充滿超現實感,「新聞自由」成為廉價口號,彷彿外賣App的菜色隨點隨送。最近,英美各發生一件火爆新聞爭議,恰可作為當下台灣的參考座標。

 

被揭露的電視台黑名單

首先是美國,總統大選餘波不斷,因主張「基本收入制」引發注目的楊安澤,選後在他的YouTube頻道中,視訊專訪新聞製作人佩克里(Ariana Pekary)。佩克里聲稱,她任職MSNBC期間正值初選,製作單位有一張民主黨參選人黑名單,強硬規定不得邀請他們連線或上節目,楊安澤也在其中。

佩克里在推特表示,去年4月底,她工作的MSNBC新聞節目The Last Word with Lawrence O’Donnell製作團隊,接到明確指示,排除楊安澤等特定參選人受訪,但未說明理由。她隨後補充,這張名單由該節目自行制定,並非來自電視台高層,她也不知篩選標準為何。

佩克里的公開揭露,在社群媒體迴響熱烈,MSNBC不願回應查證。在美國電視新聞光譜中,MSNBC強烈傾向民主黨,與親共和黨的福斯新聞形成對比;然而,即使在民主黨陣營中,該台也有明顯立場偏差,楊安澤曾因MSNBC在民調字卡中,多次刻意漏掉他的名字,表達強烈抗議,並呼籲支持者抵制。

此外,由新聞台輪流主辦的多場辯論會中,楊安澤獲得的發言時間通常最短,往往只有華倫、拜登等人的一半,佐證各家電視台確實有「媒體寵兒」的名單。

今年7月,忍無可忍的佩克里辭職離開MSNBC,隨後在網誌文章慨嘆,身邊同事都是聰明優秀的新聞人,但在糟糕環境下,每天都被迫做出糟糕決定。她批評,收視率決定了新聞話題、決定了曝光來賓,而且,電視人常以「大家都這樣做」自我說服;一名製作人甚至不承認自己是新聞工作者,宣稱「觀眾看新聞只是尋求心理慰藉」。

另一名電視台資深同事向佩克里告解:「我們是一種癌症,而且無藥可治;如果你發明了解藥,就能改變世界」。這種「絕症感」主宰了新聞事業。佩克里的文章在媒體圈引發巨大迴響,但是,多數人只是被動等待解藥。佩克里痛心「即使在新冠病毒爆發之際,節目製作人只想聚焦在政治效應,而非積極追求防疫救人之道」,因為,與其提供枯燥詳實的科學論據,攻擊政治人物的收視率更高。

佩克里的故事告訴我們,新聞媒體經常有立場偏好,除了老闆或高層指示,在廣告萎縮、收視流失的產業環境下,許多主流媒體為著自身利益與求生本能,刻意瞄準不同市場,製作偏頗片面的激化言論,藉此鞏固特定收視群,代價是,社會意見隨之兩極化,媒體信任也不斷跌破谷底。

因此,美國媒體的社會評價低落,不能全怪在川普頭上,逞勇好鬥、各擁其主的新聞文化,才是破壞公眾信任的元兇。而且,當前數位趨勢下,新聞台的收視基礎只會持續萎縮,香腸越切越薄,擠牙膏終會只剩最後一米粒,最終留下難以逆轉的社會後果:一個惡意刻薄、敵對仇視的言論風氣。

英國的廣電執照監管者

第二個故事上溯25年前,英國BBC獨家專訪黛安娜王妃,她公開證實查爾斯王子有婚外情,兩人婚姻岌岌可危,這段訪問震撼英國朝野,也促成黛妃正式離異。後來爆出,當年取得獨家的記者巴希爾(Martin Bashir),為求取黛妃信任,涉嫌偽造文件,謊稱王室工作人員收賄出賣新聞,以此誘使黛妃主動揭露。

多年來,包括黛妃弟弟都質疑BBC造假欺騙,陷他姊姊於不義,然而,BBC一直試圖掩蓋,宣稱那批文件下落不明。最近,獨立電視台ITV製作紀錄片追查此事,當年協助偽造文件的BBC美術人員也出面作證。就在紀錄片上映前夕,BBC終於認錯道歉,宣布成立獨立小組調查內情,包括多年來高層掩蓋真相的責任。

除了王室與民間壓力,BBC焦慮的是,英國電訊傳播管理局Ofcom已公開表示,將密切關注黛妃一案的調查結果,要求BBC必須徹查,並且公開、透明地承擔責任。

Ofcom是英國的半官方獨立機構,由國會授權,負責監管通訊傳播、電視與郵政產業,任務是保障消費者權益,確保公眾利益不受侵害,權責包括核發廣電執照,遇上重大爭議時,也有權撤銷執照,對BBC等電視產業擁有強力監督權

不只如此,Ofcom握有規範電視內容的權限,包括兒童不宜節目的播出時段、不得播映過度情色或性剝削的內容等等,2010年更一口氣撤銷4家違規的電視頻道執照,並處以罰款。

此外,Ofcom頒訂的廣播準則,非常強調「公平與適當原則」,例如明文規範「處理主要政治與產業爭議,及當前公共政策的主要議題時,應包括足夠廣泛的重要觀點,並給予合理的比重,不得誤導觀點與事實。」

去年,俄羅斯海外官方頻道「今日俄羅斯」(RT)報導英國間諜毒殺案時,暗指英國政府抹黑莫斯科,且未提供平衡觀點,Ofcom認定違反廣電準則,裁處20萬英鎊(約台幣760萬元),並要求RT以指定形式、指定期間內,在頻道畫面播送Ofcom的行政裁定。

更嚴重的案例是「世界新聞報竊聽案」。2011年,梅鐸新聞集團旗下《世界新聞報》爆出長期竊聽王室、政治人物、新聞主角,連命案被害人的手機都遭入侵,導致警方誤判案情,事件爆開後,《世界新聞報》主動宣布停刊,多名主管請辭下台,涉案人士面對刑事調查。

就像台灣,英國報業擁有出版自由,不受政府監管,但因梅鐸是全時新聞頻道「天空新聞」(Sky News)的創辦人,也是主要股東,Ofcom照樣啟動調查,確認天空新聞的營運是否仍符合「公平與適當原則」,不排除撤銷執照。

當時,天空集團已是股票上市公司,Ofcom調查認為梅鐸雖擁有39%股權,對頻道內容尚無實質影響力,因而並未撤照,只發表聲明譴責梅鐸家族。連帶影響是,梅鐸原本準備全面收購天空集團,由於此一事件,被認定並非合適經營者,只能黯然撤回收購計畫。

2018年,英國類似公平會的「競爭與市場管理局」,再度駁回梅鐸對天空集團的收購提議,強調新聞集團已擁有《泰晤士報》、《太陽報》等主要報刊,基於反對資訊壟斷、確保經營權多元的原則,認為新聞集團的收購不符公共利益。最後,梅鐸忍痛將股權賣給電信巨頭康卡斯特(Comcast),讓後者完成天空集團的併購。

真正的新聞自由是什麼?

故事講完了,第一個例子裡,MSNBC展示新聞媒體的偏頗立場,拒絕提供公平的曝光機會,因而遭受外界抨擊,聲譽隨之受創;不過,MSNBC節目並未涉及扭曲事實,或製造假訊息,算是遊走專業倫理邊緣。

第二個例子裡,BBC記者涉嫌以詐術取得新聞,雖然訪問內容為真,但手段惡劣,濫用社會信任,已侵犯倫理底線;BBC作為媒體機構,長期護短,同樣蒙受沈重打擊,可能面對Ofcom的嚴厲懲處。

此事還有一個重要啟示,英國即使有Ofcom的嚴格監管制度,仍是一個高度新聞自由的民主國家,在各項國際評比中,新聞自由指數都在台灣與美國之上。關鍵之一是,Ofcom負責審核把關的「內容委員會」,由專家學者及背景多元的公民組成,代表消費者及社會整體利益,具備一定公信力;關鍵之二是,Ofcom經費來源並非政府預算,而是向受監管的電視電訊業者收取規費,淡化官方色彩,帶有「產業自律監管」的意涵。

在一個完美的真空世界裡,電視台經營者願意將公共利益擺在第一位,老闆立場與商業利益放在後面;遺憾的是,市場力量經常反方向下墜,以「新聞自由」之名踐踏新聞自由、破壞專業自主、散播扭曲訊息,甚至以「收視率」作為護身符,作為掩護私利的藉口。

我痛恨如此說,但是,新聞自由不是自來水,不是空白支票,新聞自由的銅板背面,是專業倫理與社會責任,世上不存在只有單面的銅板,反之亦然。因此,假資訊不能主張新聞自由、仇恨言論與族群歧視不能主張新聞自由、兒童色情或外國虛偽宣傳不能主張新聞自由。

提到新聞自由,我心中浮現的不是財團媒體大亨,而是香港的蔡玉玲、菲律賓的瑞薩、印度的夏瑪、白俄羅斯的亞歷塞維奇、馬爾他的嘉麗齊亞、墨西哥的莎拉比亞、俄羅斯的斯拉維娜……。如果有時間,請讀一讀她們的故事,她們才是新聞自由的捍衛者與犧牲者。

因為,新聞自由不是媒體老闆的自由,而是追求專業自主的自由、追求報導公平性與正確性的自由、追求資訊透明多元的自由;少了它們,新聞自由只是行業自利的藉口,只是媒體插滿呼吸器與針管的維生裝置。

新聞媒體不該是一種無可救治的癌症,而是一種未來社會的更好許諾。至於新聞自由,則是通往許諾的尊嚴手段,而非目的,更非肥皂水泡泡般的口號。

文章出處:https://opinion.cw.com.tw/blog/profile/51/article/10265

#媒體 #新聞 #新聞自由 #新聞自律 #新聞倫理

Facebook 留言回應